您所在的位置: 新闻频道 > 嘉兴新闻 > 图说嘉兴 > 正文
济宁白癜风好治疗吗
嘉兴在线新闻网     2017-12-15 04:47:34     手机看新闻    我要投稿     飞信报料有奖
济宁白癜风好治疗吗,济南治白癜风的论坛,北京治疗白癜风什么时候,横山白癜风医院,湖北白癜风会遗传么,得白癜风后怎么治疗,甘肃能否治好白癜风

原标题:一周反腐看点:这个38岁已官至副部的“大老虎”,为何忘了母亲的嘱托?

本周,备受瞩目的反腐大片《巡视利剑》播出,披露了众多“大老虎”案件查办的细节,不少人是被查后首次露面。

比如苏树林。这位1962年出生的农民家庭的孩子,38岁时已经升任副部级,后来却成为了首个被双规的“60后”省部级官员。

“其实我妈对我要求挺严的。1994年,我刚当厂长的时候,她就跟我说,她说你当官了,要干干净净、清清白白,挣多少就吃多少,只吃槽子里的,不吃槽子外的。2014年的时候,她又跟我说起了1994年她跟我说的那段话。那时候因为中央在抓反腐败,已经查出了很多人了嘛,她是要求我要注意。正好20年,无言以对。”这一段话说到最后,苏树林眼眶红了。

苏树林落马后首露面:我妈让我只吃槽里的,我没听

这次专题片中出现的石油“东北虎”、福建原省长苏树林,是自其落马后的首次露面。视频中的苏树林,头发花白,形容憔悴。从60后省部级地方大员,到阶下囚,人生巨变,令人不胜唏嘘!

苏树林2011年就出任福建省省长,此前他在石油系统深耕多年,仕途一帆风顺。其实,他是个苦出身。

公开报道显示,苏树林家境贫寒,出生在黑龙江省克东县一个普通农民家庭,父亲在他14岁时去世,母亲带着他们兄妹7人艰难度日。至今,黑龙江省克东县依旧是省级贫困县。小学四年级,苏树林每天起早去捡粪,为的是交给生产队挣几个工分。后来,全家人勒紧腰带供他上大学。他在学校经常是玉米面发糕就咸菜开水,能填饱肚子就是最大的满足。

在大庆的日子里,苏树林的石油行业专业性得以体现,并得到重视顺利提拔,37岁就成为大庆石油管理局一把手,不到40岁就成为中石油集团党组成员、副总经理。职位不断晋升的过程中,苏树林却逐渐迷失,为一些企业在设备推广、承揽项目、合作开发、销售产品等方面提供帮助,并收受他们的钱物。

遗憾的是,当权力在手时,苏树林忘记了母亲的嘱咐,更多考虑的是如何既获取利益,又不让人发现。但是,没有不透风的墙。例如苏树林公款报销个人花销,在中石化干部职工中早已不是秘密。当他调职福建之后继续报销时,曾有看不惯这种做法的人在网上发帖议论。苏树林看到后第一时间采取了行动,不是停止报销,而是想办法删帖。

2015年10月7日,国庆长假的最后一天,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发布消息:福建省委副书记、省长苏树林涉嫌严重违纪,接受组织调查。

落马前的两个月,苏树林还在《人民日报》上发表了署名文章《正家风是干部必修课》:“周永康、薄熙来、徐才厚、令计划、苏荣等人的落马,都带有"全家腐"甚至是家族式腐败的特征。徐才厚对家人管教不严,甚至纵容袒护,致使妻子颐指气使、贪欲膨胀,女儿娇生惯养、生活奢侈,两名秘书也利用他的影响给人办事、收受贿赂,最终身败名裂。”

话虽说得漂亮,苏树林却让弟弟成为他的敛财代理人。“后来我就让我弟弟去帮民营企业办事。我给他站台,帮他打招呼。然后让他前面去跑。让他代我收受好处。是我让他去做的。”面对镜头,苏树林哽咽道:“我害了他!”

落马后再回忆起母亲的嘱托,苏树林有许多悔恨,却悔之晚矣。贪官的母亲,要悲苦地度过余生,可谓最可怜之人,而罪魁祸首,又是谁呢?

母亲们情真意切的软约束,力量有限

笔者想起,中纪委之前的反腐大片《永远在路上》中,也有一只“大老虎”谈到了母亲的嘱托。此人便是重庆市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谭栖伟。

在周围人的眼里,谭栖伟似乎是个孝顺的儿子。在被组织调查前,他预感到情况不妙,担心再也见不到老母亲,专门回了趟老家。架不住母亲一再追问,他说出了实情,跪在母亲面前,承认自己犯下大错,对不起父母。母亲听后打了他一巴掌,然后母子俩抱头痛哭。

“因为我母亲是一个老共产党员,她看到现在社会这么复杂,出事的这么多,我又在河边走,在锅边转着,河边走她怕我湿鞋,锅边转她怕我偷吃油渣。我哪怕是带点土特产回去,我母亲都要追问到底是哪里来的谁送的,有时候她觉得不正常还要让我退回去,都一直这样教育我,对我要求挺严格的。”

可面对母亲的谆谆教导,谭栖伟不以为然,“她年纪大了,思想一直很正统,现在社会发生很大的变化她不知道,我老是还埋怨她。我母亲知道中纪委在调查我,她骂了我、还打了我,她自己也一病不起,成天以泪洗面,我真是没听我父母的话。”

同样是在重庆。重庆市北碚区原区委书记雷政富因“艳照门”被打落,开庭前五天,他76 岁的老父亲去世,75 岁的母亲一遍遍喃喃自语“做啥子官嘛”。老人瘦小、孤独的背影和凌乱的白发,那种绝望与无奈,令人唏嘘不已。

母亲是无私的,也是朴素的,恐怕没有一个母亲会怂恿儿子贪腐。她们会给儿子讲很多道理,嘱咐他们走得正走得直,但不少贪官在贪腐之路上越滑越远,都忘记了母亲的教诲。这一忘记不要紧,不仅政治生命终结,还锒铛入狱,甚至被判死刑,留给老母亲无尽的痛苦,有的喝药自杀,有的哭瞎双眼。

可以说,母亲的苦口婆心、亲情的感召,作用有限,且不是硬约束,保鲜期短。虽然一些官员起初有所触动,但架不住赤裸裸的利益诱惑,瞬间便将“八十老母”抛诸脑后。

颇具戏剧性的一个故事与落马的安徽“大老虎”倪发科有关。2006 年六安一名副处级官员被调查,其母得知儿子犯错误后,给时任六安市委书记的倪发科写了一封信,倪发科感受颇深,感动落泪,曾在纪委会议上与众多官员共勉。不过,没几年倪发科也被查出问题。

可见,母亲情真意切的软约束力量毕竟有限,像苏树林、谭栖伟之类的高官对母亲阳奉阴违,即便不听又能如何?反贪不能靠白发苍苍的老母亲,归根到底靠的是严密的制度笼子,形成不敢腐的惩戒机制、不能腐的防范机制、不易腐的保障机制。

更有甚至,一些贪官在落马后、受审时,搬出“上有八十老母、下有多病孩子”来乞求宽恕,更是令人不齿。从价值排序上讲,落马贪官首先应该面对的是法律的惩处、良心的谴责、责任的担当,而不应该心存侥幸,以亲情为挡箭牌。事实上,这一招也并不会在法庭上奏效。

题图来源:视觉中国责任编辑:陈琼珂

作者:木石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
来源:嘉兴在线—嘉兴日报    作者:摄影 记者 冯玉坤    编辑:李源    责任编辑:胡金波
 
 
甘肃能否治白癜风